关于我们

媒体聚焦 Home > 关于我们

2015/5/25

北京碳交易试点可为广东镜鉴

  北京成为“7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省市”中首个宣布启动碳交易试点的城市。已上报国家发改委的《北京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实施方案(2012-2015)》(以下简称《北京试点方案》)中,被强制纳入的交易主体为,北京市辖区内2009-2011年,年均直接或间接二氧化碳排放总量1万吨(含)以上的固定设施排放企业(单位),超过600家。
  洲际交易所(ICE)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黄杰夫告诉记者,北京的试点方案对广东有借鉴意义。譬如:交易主体界定覆盖太多的行业带来的监管难题;地方试点如何融合中央,形成全国统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场等等。
  解决碳交易主体的监管难题
  国家发改委目前已启动了包括广东、北京在内的7个省市的碳排放交易试点,为今后“在全国建立统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场”进行有益探索。
  北京于3月28日率先启动成为碳交易试点的城市。根据《北京试点方案》,北京市计划所有强制市场参与者将被设定排放总量控制目标和分配二氧化碳排放配额,并实行强制市场参与者排放报告制度。本次碳交易主体的界定,600余家企业(单位)被强制纳入北京市碳排放权交易。
  在碳交易分配额度方面,配额分配是难题之一。方案称,配额分年度发放,“十二五”期间,除免费发放的配额外,政府预留少部分配额,通过拍卖方式进行分配。有分析认为,北京市虽然率先迈出碳交易试点的第一步,但尚面临很多艰巨的任务,譬如,涉及的行业众多,规范碳交易试点监管的难度就非常大。监管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难题。
  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能源战略中心博士骆志刚告诉南都记者,他参与了由广东省发改委推动的“广东省碳排放交易机制设计及高碳行业优先探索”系列研究项目,他们正在对电力、建材、化工等行业核算碳排放强度,接下来在这些行业内部将碳强度分配到具体的企业。也就是说,广东选择在电力、建材、化工行业启动碳交易试点,同样也面临监管难题,值得探索。
  碳金融仍处于萌芽状态
  北京启动成为碳交易试点城市的同时,组建了北京市碳排放权交易企业联盟、中介咨询及核证机构联盟和绿色金融机构三个联盟,启动了北京市碳排放权交易电子平台系统,并在部门、企业和有关单位之间开展了充分的开放式讨论,以此为碳排放权交易做准备。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经理梅德文表示,以绿色金融为例“碳金融和碳交易好比两条腿,没有碳金融的支撑,中国不仅将失去碳交易的定价权,而且将又一次失去金融创新的机会。”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能源与碳融资专家沈一扬博士持相同观点。他认为,包括广东在内,尽管有极其丰富和极具潜力的碳减排资源和碳减排市场,但缺乏成熟的碳交易制度、碳交易场所和碳交易平台,更没有碳掉期交易、碳证券、碳期货等各种碳金融衍生品的金融创新产品以及科学合理的利益补偿机制,使中国面临着全球碳金融及其定价权缺失带来的严峻挑战。
  分析人士称,对广东开展碳交易试点来说,碳金融发展方面正是短板,亟待提升。不过,碳资产证券化可以作为碳交易平台的远期目标,因为目前碳资产连一级市场的商品化都谈不上,连资产确权都不够清晰,谈二级市场的做市商制度和集合竞价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块短板,广东迟早要补上。
  与国外标准适当接轨
  如何建立一个国内外通用的交易机制,也是广东面临的难点。
  黄杰夫认为,广东的碳交易试点,首先要解决与中央相融合,这是需要思考的。他表示,目前的试点省市如广东、上海、北京、天津、重庆等各有优势,进行地方试点可以自下而上地推动中国碳市场的建立。但未来,还需要中央自上而下地对这些试点的相关标准等进行统一,使相互之间具有互联性、通用性。这可能需要广东在顶层设计时就加以考虑。
  此外,如何实现排放企业、金融机构等可以中外结合,亦需要思考。譬如,在香港的排放企业、金融机构等可以参与广东的碳交易试点;另一方面,在设计标准上也要注重与国外标准的适当接轨。比如目前美国加州的碳市场要用到ODS(消耗臭氧层物质)碳指标,而中国也在发展自己的ODS碳指标。在此过程中,中国就应该考虑和国外标准的相互协调,不能最后彼此互不承认。
  再如,欧盟碳排放交易有豁免条款,若其他国家采取了对等、相应的减排政策,可从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获得一定豁免。如果实现了与国外标准的适当接轨,那么,南航、国航等航空公司就可以踊跃参与进来,拿着以人民币计价的碳配额,去兑换或者抵消欧盟的碳配额,这样既有助于中国碳交易试点的发展,又有助于形成中国航空业的碳排放交易体系。
  他山之石
  加速碳金融试验助推碳交易
  全球碳交易所目前共4个:欧盟排放权交易制(EUETS)、英国排放权交易制(ETG)、美国芝加哥气候交易所(CCX)以及澳洲国家信托(NSW),全为发达国家主导。
  自2005年开始实施的欧洲碳排放交易系统是一个强制性的碳交易体系,允许碳掉期交易、碳证券、碳期货、碳基金等证券产品甚至金融衍生品的存在。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2010年成交1198亿美元,占全球碳交易成交额84%。在发展碳金融方面,渣打银行、美国银行、汇丰银行等金融机构做出了创新试验。新兴市场机构也不甘落后,如韩国光州银行在地方政府支持下推出了“碳银行”计划。
 

来源:南方都市报